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正文 019:男人该对自己狠一点

本章节来自于 周宋 https://www.tmetbb.com/503/503046/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    
    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秋日暖阳爱憎分明,阳光普照之处,明艳,暖和,照不到的地方,则冷冰一片,哪怕是一面墙垛,正反面的触感也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第一军团第三军第二营第八都的都头赵磊,坐在擂木上,心情一半兴奋,一半沮丧,兴奋是被袍泽感染,沮丧则因自己而发。

    他凭着老庙祝的三枚刀币,果真成功的走进了节度使衙门的后门,激动的那位仙风道骨的道长胡子都颤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给了他百两纹银,还将那位年青的大帅喊来,让安排一个亲卫队副队当当,年青的大帅好说话,但他却不乐意了,亲卫亲卫,一看就是个护卫,有啥子意思,他觉着自己的本事,就该当将军才是。

    年青的大帅对他的想法满是鼓励,说那便调你进王牌军,有多少本事放出来使。

    结果一位与自己年纪仿佛的哑巴来考校自己的武技,士可杀不可辱,他放出十分本事,然后与那位肩上有鸟屎的哑巴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可惜结果并不仅如人意,只混了个都头当当。

    他好几次看着那位比自己才大了两岁的年青的假将军,心想,凭什么你都当上了兵马都指挥使,我却只能与大头兵仿佛?

    今天,他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军中挑选先登死士,他毫不犹豫的便报了名,先登营,斩首一记算三功,先登城头者,赏钱十万,这样的晋升机会,可不是其它战役可比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一股作气,未到城下,腿肚子便开始发颤了,然后是机械的,麻木的跟着人往梯子上挤,顶盾的肩上也不知挨了多少记滚石,虽然他在后面中段,但依然被滚石震的差点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懵懵懂懂浑浑噩噩的挤上了城头,一跳下墙垛,便因满地血浆而一个趔趄,幸亏周边全是人,连摔倒的空间也没有,他醒了醒神,跟着挥刀,刀却沉重无比,挥出去没有半点的力气……

    好在,终究是见了血,虽然战后他连苦胆汁都吐出来了,但好歹没太落了脸面。

    假将军过来了,他想站起,却被他那一身的血腥味一冲,腹中一缩,脑子一晕,只剩下两眼茫然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比我当年强。”

    一只大手在肩上拍了拍,那位假将军脚不停过的就过去了,关城破了,撵敌追寇自有后面的生力军,但这位假将军却连卸甲的时间也没有,忙着慰问,忙着巡视,风风火火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道血赤糊啦的背影,心中有豪气渐起。

    他能行,某家也能行!

    血战后,伙食便经纬分明的分成了两大份,一摆东头,一摆西头,分的远远的,但却可以凭喜好自选。

    一份全素,一份全荤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选择素食,小部分的人荤素搭配,只有那真正的百战老兵,越是血战,越是需要吃荤腥肥腻的食物补力气。

    这道理,与乡下杀猪客仿佛,捅惯了刀子,闻惯了血腥气,那些杀猪客一顿不吃肉都饥的慌。

    冲去一身血腥,换上干净衣服的赵磊压着恶心气,递出大碗,示意伙头军来一勺肥肉,想了想,又走到西头示意来一勺咸菜覆在面上,再把赏的那一小提烈酒一气喝干,然后肉菜混着白米饭,闭着眼大嚼,好几次恶心感泛上来,又被他强勒着脖子压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断的强迫自己,吃下去,吃下去才能成长。

    却不知,他那鼓着腮帮涨红了脖子的举动,都落在有心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是条好汉,能对自己狠。”

    第一军都虞侯施廷敬在自己的小册子上记下一笔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是嘉州人,字寅正,今年四十有三,曾任孟蜀治下的普州防御使,文武双全,自负儒将,胸有浩然气,孟昶降周后,他便挂印而去,回家养桑种田。

    陈疤子访到他,几番长谈后,又接到益州老友的书信,这才出了山。

    甲寅一听他的名字便乐了,说我们俩有缘,我叫甲寅字元敬,你叫廷敬字寅正,普天下再难找到这般有缘的人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成了他的搭档,成了第一军的内管家,都虞侯。

    回到关所衙门,却发现五人一兽正在拼着啃骨头,却是甲寅,铁战、花枪、白兴霸和石鹤云,有区别的是人只吃骨间肉,兽却把骨头渣子也嚼碎了吞下。

    甲寅见他来了,点点头道“吃,最好吃不过肉骨头。”

    施廷敬笑着坐下,自酎了一杯酒,陶醉的闻了闻,这才小呡了半口,出征在外,禁酒,如他们这些领导,喝酒也不过碗,他探手取过一块连骨肉,也如甲寅他们一般大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有发现什么好苗子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两三人,那个磊子尤其是狠角色,值得培养。”

    甲寅将骨头丢给虎夔,又取过一块肉来,一边扯咬,一边含糊道“那家伙不赖,第一次上阵手便没有软,你看着安排,有功即赏,有才即用,有过则惩,这是九郎定的十二字方针,你只管大胆施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兴霸看看施廷敬,再看看甲寅,觉着虎子这兵马都指挥使当的太容易了些,那潘仲询却是个累死累活的命。

    关上的先登营在用餐休息,辅兵营在忙着加固城防,三十里之外的栈道上,全师雄正率着生力军全速行军,向兴州进发。

    刘守忠跑了,此时正是奋勇追穷寇之际,哪能歇力。

    利州,广捷军上下正忙着换装,这益州军的装备就是好,不仅挺刮精神,衣服上还有方口袋,只是胸前那一排布纽扣太难看了点,仿若千足虫。不过那鞋子真不赖,不仅人看着高了一分,还十分给力。

    曹彬自选了一套,穿着试了试,便不再脱下,倒提着战刀便去巡营。

    秦越则与蕊儿在长亭外话别。

    “明天,我就要和大军一起出发了,不能送你,所以你先走,回益州,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体寒,记得每天去老司马那施针,别怕痛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那都是尸体,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让春妞试针吧,扎不准再扎。”

    蕊儿笑笑,却道“还春妞春妞的,她现在最烦听到这两字了,小娘子长大了,他爷爷仿若不关心,你与叔叔便要关心一下才好。”

    秦越拍拍脑袋,苦笑道“早早的谈婚论嫁,其实对女人不好,过两年再说吧,她还小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蕊儿上车前深呼吸了一口气,再登车,却是不再回头。

    以前那位,只以自己冰清玉骨为喜,眼前这位,却是新婚三天后便请老司马为自己诊查体寒之源。

    马车渐行渐远,却有歌声悄然响起,盖过了车轮辚辚

    “由来一声笑,情开两扇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夔州城。

    木云满身灰尘,在指挥构筑防御工事,不仅东南两路严防戒备,西北两城也加固城防,垛标、擂木、滚石、火油、还在城下左近开挖化粪池,以蓄人畜排泄之物,是为金汁储备。

    马霸在校场操练人马,他是水师都指挥使,却跑到了陆地上操练。

    似乎,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。 (天津小说网https://www.tmetbb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一了伯和尚一的小说周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周宋最新章节周宋全文阅读周宋5200周宋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一了伯和尚一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天津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