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正文 八

本章节来自于 神判[无限流] https://www.tmetbb.com/570/570228/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    
    林潼舟解释道:“我们正在试密码,不知道你试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试过了。”他说完,压下帽子又要睡过去。

    林潼舟赶紧补充:“那不如再试试对你有个人意义的数字吧,这部手机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作用的,可能只是我们还没找对方法。”

    这次孟进沉默了半分钟,才不情愿地动了动,把帽子从脸上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,帮我把最上面一层那个杯子拿下来,我想盛点水喝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要是放在平时,一个陌生人对她这样颐指气使的,林潼舟早就干脆走人了。可现在求人求到他头上,林潼舟不好发作,只好背过身去,垫着脚够杯子。柜子太高,她身高不够,试了几次都没成功。

    从封夷和老金他们的角度看,孟进正弓着身子,右手不怀好意地向林潼舟的裙摆伸去。

    老金刚想说些什么,突然看见林潼舟拿起柜子上他们打开的一瓶酒,转身泼在了孟进脑袋上。孟进不防备,高浓度的酒精渗入双眼,他痛苦地大声喊叫起来。

    几乎与此同时,骨刀从封夷那里脱手,酒柜上发出一声巨响,另一瓶酒被飞过来的骨刀打碎炸开,吓得她整个人一颤。孟进捂着脸一声惨叫,浑身发抖地弯下腰去,有暗红色的血从他指缝里流出来。

    杜若本来在厨房里转,闻声第一时间举着菜刀赶出来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只见林潼舟心有余悸地背部贴着酒柜,愠怒地质问:“你刚才打算干什么?”

    孟进抵赖道:“我只是让你帮我拿杯子而已!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认账!我刚才在酒瓶的反光里都看见了!”她现在浑身都觉得恶心,要不是没那么大胆子,她都想直接拿骨刀问候他。

    骂归骂,林潼舟生怕他出其不意地还击,拿着骨刀和手机特意退远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酒液刺激着孟进的伤口,让他整个人嚎得痛不欲生。还好碎掉的那瓶酒离林潼舟还有些距离,碎片没有飞溅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杜若还没有搞清楚状况:“嗨,不是,这是怎么了?刚才不还都好好的吗?封夷你这把刀又是怎么回事,走到哪甩到哪,飞镖男孩吗你?”

    封夷紧紧抿着薄唇,眼神锐利如刀锋。老金见封夷也不解释,连忙替他开口:“刚才孟进想非礼舟舟!”

    杜若这才明白,为什么一向看起来有些温吞的林潼舟会这么生气,再联想到林潼舟刚才喊的那几句话,杜若一瞬间就炸了,把菜刀对准孟进:“什么?你个狗东西敢非礼我妹子?你吃熊心豹子胆了!你知道自己现在在谁地盘上吗!”

    孟进捂着脸哀嚎:“我没有!酒柜上放着一把冰凿,我怕扎到她,只是想把冰凿拿开!”

    林潼舟低头一看,在她腰部位置那里,酒柜上的确放着一把冰凿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也可以出声提醒啊!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手伸过去,是几个意思啊!”要是放在平时,老金肯定没有这个胆量去质疑对方,但是现在有人为他撑腰,他就直接有什么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刚才从他们的角度看起来,真的很怪。

    杜若警惕地上前把林潼舟拉开了:“这儿真的有把冰凿。”

    这下,林潼舟自己一时都拿不准,是不是他们太咄咄逼人了。

    以防万一,杜若还是把那把冰凿先收了起来,她有点过意不去地说:“喂,你把手拿开,我给你看看伤口。”

    有了刚才那一出警告,孟进也不敢再反抗,忍气吞声地顺着杜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,就是皮肉伤,很快就能愈合了。”杜若检查后给他包扎,她的眼神落在那张地图上,对封夷使了个眼色,“我看你们也可能是错怪人家了,大家有话说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在这种地方结仇,而且她看到那份地图绘制得很详密,这人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封夷慢悠悠地走过来,将每一格酒柜依次打量过去。最后视线落在最上层的高脚杯上,抬手取了一只下来,放到孟进面前,孟进颤抖的瞳孔照入他眼中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封夷什么都没做,只是在对方的恐惧中悠然说道:“下次还想拿什么,来找我帮忙。我腿长,随时恭候。”

    自己夸自己腿长,不要脸。林潼舟不敢说出来,就翻翻白眼沉默腹诽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杜若刚才从厨房里拎出来的东西,此刻堆在地上,那是一堆冻肉。

    杜若兴奋地问:“你们猜我在后厨找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金望着那几袋散发着寒气的不明物体,推了推眼镜,很严肃地说:“我觉得最好不要吃来路不明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这是牛肉,我能认出来。”杜若借走了骨刀,切下一小块再次确认,“你们吃不吃?我去煎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吃吃吃!”老金积极表态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!舟舟和封夷,来个人搭把手,弄得能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一下,我这边……”林潼舟着手机,突然,手机在她掌心里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滴——密码输入正确,现清算积分,并开放商店。”系统久违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受惊地盯着林潼舟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随便试的。”林潼舟也很惊悚。

    “密码是什么?”封夷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都说了我随便试的,试完就忘了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真忘了!”林潼舟犹豫了一下,感觉都快哭了,“那,我带你们在逃生游戏里环游世界,说不定下一站是普吉岛呢,你们愿意陪我一起吗?”

    一群人面面相觑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普吉岛风评被害?”杜若皱眉。

    好在这app只需要输一次密码,只见屏幕上出现了名为“方舟商店”的欢迎界面,然后便直接进入了商城。

    林潼舟上下滑动屏幕:“先看看这个商店怎么用,如果我没听错,刚才它是不是说了清算积分?”她点开个人主页,随后念道,“存活6人,团队合作状况及格。存活分55,合作分3,附加分1,通关奖励分5,总分145分。”

    看来茉茉只能算“半个人”。

    “附加分是什么?”林潼舟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。”杜若充满讽刺,“也许是我们解剖了尸体的奖励分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屏幕上的数字便跳动一下——“毁坏道具,总分-1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变成‘道具’。”过了好半天,林潼舟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有135分的积分,商店里几乎什么都有,甚至文娱分类里还有各种桌游、小说和在线电影。虽然杜若在看到各式桌游时两眼放光,但林潼舟还是阻止了她的行动,想选择保命物品。

    杜若回头主动招呼道:“喂,孟进,看来我们的分数是一起算的,你不如加入我们算了,多个朋友多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孟进支支吾吾的,没拒绝也没接受。

    杜若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态度,她干脆质问:“我说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,你们上一关发生了什么把你吓成这样,难不成队友出卖你了?”

    不想这一句话就把孟进给问哭了,他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呜道:“我不能和你们做队友,算命的说过我是天煞孤星,因为太倒霉,上班的时候连同事都嫌弃我!”

    “算命的还说过让我27岁之前赶紧把能花的钱都花了呢,随便听听得了。所以你上局的队友真的都嗝屁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林潼舟有了疑问:“算命的为什么让你花钱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说我活不过27,放屁!”杜若愤愤地说,“老娘今年就27,这脸打得响不响?响不响?等我回去非得把他摊子给掀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他们揣摩着这个“预言”,各自心中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放弃他们的!可是我好像真的走到哪倒霉到哪,是我克死了我的队友……”孟进一个男人在那里嚎啕大哭,搞得他们都很别扭。

    杜若敷衍地安慰了几句:“没事,我命硬,这队有我罩着,保准能以毒攻毒。话说既然都是朋友了,你画的那张地图,能给我们看看吗?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征求意见呢,一群狼围着他虎视眈眈,就是天煞孤星也顶不住啊,孟进只能老老实实地把地图交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对着地图研究了一会,整个小镇的地形都很奇怪,呈酒袋状,小镇内部虽然道路支干众多,但是最主要的一条大路却只有通向雪山的一条,而他们看起来毫无出路。因为除了这一条上山的路,周围全部都是海。

    这里除了孟进和封夷,其他人都没有出去转过,林潼舟看着地图惊呆了:“这……难不成我们只能坐船逃走,或者翻过雪山?”

    哪一个听起来都不是很现实。先不说他们中间不是人人都能爬雪山,而且应该也没有人会开船啊。

    杜若也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:“封夷,这和你那天出去转的,地形一致吗?”

    封夷在地图上扫了几眼:“差不多。我那天出去路过集市时,就听到了海水的声音。不过我那天也没有全部转完,没想到这里几乎就是一整个海岛。”

    他们买了五件羽绒服,四件大人的一件小孩的。这系统狗就狗在加分的时候只把茉茉算半个人,但是买童装居然要花和大人一样的积分。

    林潼舟脚上还踩着一开始那双小高跟,于是又买了一双方便活动的户外靴,最后一共花掉7分。

    买完衣服,林潼舟上下扫视封夷,打量过那件鹿皮大衣后,最终视线落在他的破洞牛仔裤上:“你……要不要买条秋裤?”

    封夷露出极其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不贵的,一条秋裤只要05积分。”林潼舟如同一个电视购物安利人员。

    杜若趁热打铁:“我以专业角度劝你最好穿秋裤,老寒腿越来越年轻化了,绝不是骇人听闻。”

    老金痛哭流涕:“大佬!你可要保护好你的大腿,让我们能一直挂啊!”

    毕竟要不是封夷以一己之力从客栈挖出去,他们现在可能还在那间密室里“下棋”。

    最终封夷勉为其难地选购了一条没有破洞的牛仔裤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选好要买的东西,林潼舟刚要下单,忽然封夷凑过来提醒:“我刚才好像在首页看到满减优惠了。”说完,见大家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,封夷缓缓补充,“有优惠券,为什么不用?”

    他说的也对。林潼舟想。但继而就发现了问题:“我们还差一点才够满减,还有什么必需品要买的吗?”

    他们都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一下吧。”封夷主动请缨,林潼舟索性也懒得管理这些琐事,就交给他去凑单。

    付完款后,封夷把手机递回给林潼舟。

    “可是怎么取货呢?封夷不是说所有的店都关着门吗?”杜若问。

    林潼舟把屏幕往上划了几下,很奇怪地说:“上面显示正在配送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个配送法,因为刚才也没让他们填地址。反正也弄不明白,她随便看了几眼就退出了。

    而封夷则伸了个懒腰,现在终于要开始处理正经事了。他靠着桌子,抬头看向孟进:“你刚才说在上一个世界,只有你逃了出来?”

    孟进愣了愣道:“是……是啊。”

    封夷的语气很微妙:“那还挺巧的。”

    孟进顿时愤怒:“你什么意思,难不成你怀疑我害死了大家,一个人逃了出来?我要是有那么大的能力,现在还用在这等着?”

    “哎哎,你这话就不好听了吧。”杜若很不乐意地提醒。这叫什么话,难道他有机会还想把他们全解决掉?

    谁知封夷继续问道:“你是不是没想到,自己的队友中会有人活下来?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孟进猛地战栗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见封夷只是故弄玄虚地盯着他,孟进慌张地沉默半晌后说道:“不可能,你撒谎,你在诈我!怎么,你以为我这么简单就会上当吗?”

    上不上当已经不重要了,他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。发现孟进的情绪逐渐暴躁,杜若一个箭步冲上去扭住他按在墙上:“好哇,你果然有所隐瞒!说!你之前到底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孟进明明年纪不小了,可力气却大的出奇,他挣扎着喊道:“你们以为我想害人吗!我这样做,是为了他们好!还有,你们还真把这儿当成当成交朋友的地方了,你们不会真以为能一起逃出去吧?我告诉你们,这里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出去,除了最后的赢家,所有人都得死!你现在扭着我有什么用,你能打过那个姓封的男人吗?你们这里有谁能打过他?我告诉你们,你们所有人都得送命!你们给我等着神的判决吧!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姓封的男人”温和一笑,骨刀贴着孟进的耳朵擦过去,钉穿墙壁,“那你来做第一个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孟进哈不出来了。 (天津小说网https://www.tmetbb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竹隐歌的小说神判[无限流]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神判[无限流]最新章节神判[无限流]全文阅读神判[无限流]5200神判[无限流]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竹隐歌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天津小说网